宁德时代“赌”出了一个香港首富

宁德时代“赌”出了一个香港首富

文 | 连线出行,作者 | 周雄飞,编辑 | 子夜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这句歌词来自经典老歌《爱拼才会赢》,此歌之所以能被大多人熟知,是因为它被誉为福建人拼搏进取、热衷打拼的真实写照。 

但身为福建人的宁德时代董事局主席曾毓群,却对此不以为然。 

“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曾毓群曾这样对一位参观他办公室的投资人说道。而这个回答的起因是该投资人看到了曾毓群办公室墙上的“赌性更坚强”字画,并问道“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 

多年之后,这件事才被同为福建人的美团创始人王兴在饭否中谈到。

宁德时代“赌”出了一个香港首富

王兴谈曾毓群“赌性更坚强”,图源王兴饭否 

“赌”这个字确实贯穿于曾毓群此前经历之中: 

  • 三十多年前,曾毓群“赌”上了命运,放弃“铁饭碗”工作下海打工; 
  • 2000年前后,他再次选择“赌”事业方向,决定入局手机锂电池行业; 
  • 有了在电池行业的经验,2011年曾毓群再一次“赌”风口,选择动力电池赛道,并成立了宁德时代(CATL)。 

他“赌”赢了,目前宁德时代不仅以34 GWh的2020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成了全球最大动力电池企业,也在市值上一举超越了中国石油,成为了备受瞩目的明星公司。 

与之对应的,目前已接近9000亿元市值的宁德时代也将曾毓群送到了镁光灯下。 

据福布斯富豪榜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4日,曾毓群以345亿美元身价排行第41位,超过了以343亿美元身价排行第42位的李嘉诚,成为了香港新首富。而就在一个月前,曾毓群还是284亿美元身价位列该榜的第52名。 

宁德时代“赌”出了一个香港首富

曾毓群超越李嘉诚成为香港新首富,图源福布斯官网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曾毓群和宁德时代就可以稳坐高峰之巅。 

连线出行曾在《动力电池产业剧变中,宁德时代拿什么保住“一哥”地位?》一文中阐述了宁德时代的“一哥”位置并不稳固,毕竟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动力电池赛道上也已是群雄纷争。 

面对这些变局,53岁的曾毓群不得不再次坐上了牌桌,开始了新一轮的“赌”局。

“赌”出来的宁德时代 

坐上香港首富宝座的曾毓群,应该很感谢当年的第一次“人生之赌”。 

曾毓群出生于1968年的福建北部、宁德市岚口村。十七年后,他提前参加了高考,并成功被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录取。大学毕业后,他又被分配到了福建某处的一家国有企业工作。 

如果故事就这样延续下去,曾毓群会结婚、生子,然后安度晚年,他的人生会和大多数人所经历的并无差异。但就在那个处于改革开放初期的年代,市场经济的活力在国内市场中逐渐迸发,年轻的曾毓群或许感受到了这一切的变化。 

于是,开启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赌局”。 

在当时被很多人看做“铁饭碗”的国企仅工作三个月后,曾毓群辞了这份工作并只身一人前往广东东莞,来到一家名叫“东莞新科电子厂”的港资企业工作,担任工程师一职。 

十年后,曾毓群成了这家公司最年轻的技术总监,彼时他也站在了一个选择的十字路口,一边是上级想拉着他一起做锂电池生意,另一边深圳一家电子技术公司也在用高薪来挖他。  

在一番思索后,曾毓群开启了新的一场赌局——与上级一起做锂电池。这也意味着,他不仅押注了电池行业的广阔未来,也“赌”上了他的未来事业方向。 

1999年,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TL)在香港成立,主要业务是为手机做锂电池,但在那时该公司不仅遭遇了资金困境,同时还面对着三星、松下等传统电池企业的打压,很难突破。 

宁德时代“赌”出了一个香港首富

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大楼,图源ATL官网

然而,这并不代表没有机会。 

通过调研,曾毓群发现日本电池企业所生产的手机电池都属于方形或圆形的硬包电池,这样的电池虽然有利于规模化生产,但缺点也是巨大的,容易引起爆炸。因此,ATL决定另辟蹊径,做软包电池(聚合物软包电池)。 

相比于硬包电池,软包电池在制造上更加灵活,可以按照客户要求来制造产品,并且并不会引起爆炸,最坏的情况也不过是电池出现“鼓包”。这之后,随着曾毓群团队的攻关,解决了电池鼓包的问题。

这样的不同选择,在十几年后见到了分晓。 

2016年前后,全球很多国家都相继报道了三星手机自燃和爆炸的新闻,经各国相关部门调查后发现,这些事故的主因都源于三星自产的SDI电池问题。而所有使用ATL电池的三星手机并未发生爆炸事故。 

借助这一利好势头,ATL很快占领了手机电池的市场,据相关媒体报道,2017年ATL就已成为世界第一的聚合物电池生产商,并且在同年赢得了苹果公司的青睐,让前者为后者的iPod提供电池。 

就在ATL在手机锂电池市场上成为焦点之时,作为创始人之一的曾毓群却早已投身于下一场“赌局”。 

2004年底,时任宁德市蕉城区政协主席的钟家尧,带领一行人来到了曾毓群办公室。在席间,钟家尧向曾毓群表明了来意:希望ATL能够考虑一下宁德,在宁德开办分厂。 

但在曾毓群看来,当时的宁德由于交通不太便利,无法容得下像ATL这样的大企业入驻,更不要说发展起来。但在四年后,闽粤高速公路通车、高铁站建成,一系列的基础设施的落地,让曾毓群看到了大型企业在宁德成长的希望。 

由此,在2008年宁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这家公司也是ATL在国内投资的第三家全资子公司,主营业务就是曾毓群所押注的动力电池赛道。 

曾毓群选择这个赛道,也并非没有原因。 

2001年,我国正式启动了“863”电动汽车重大专项计划,开启了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发展。三年后,曾毓群就短暂参与过一个汽车电池项目,了解到动力电池将会是未来新能源汽车的“心脏”。 

但正当曾毓群准备在该赛道上发力之时,国家为了保护刚刚起步还不成熟的中国动力电池和新能源汽车企业免受外国资本的围剿,颁布了相关法规限制外商独资企业不得生产动力电池。

这就意味着,已是日资全资控股的ATL和宁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无法生产和销售动力电池相关产品。 

2011年,就在国内市场处于新能源汽车行业腾飞的前夜,曾毓群将已布局多年的动力电池事业部从ATL中独立出来,随即全体前往宁德。同年,宁德时代在福建宁德成立。 

至此,动力电池行业中一个重要的玩家正式进场。虽然在外界看来,该企业的成立是基于风口的到来应运而生,但对于曾毓群来说,宁德时代的成立或许是基于他一次又一次在“赌”对中积累的。 

而曾毓群的“赌”,在宁德时代的发展中依然在继续着。 

“后来者”的赌局 

初登赛道,宁德时代已慢了比亚迪、国轩高科等先到者几个身位。 

就在2001年电动汽车被国家列为重点发展行业之时,比亚迪就已成为了当时国内为数不多率先在新能源领域起步的企业,并在六年后发布了适用于电动汽车能源供给的磷酸铁锂LFP动力电池,并宣布搭载这款电池的混合动力汽车也将推向市场。 

话音刚落,在动力电池面世的两年后,比亚迪下线了第一款混动电动汽车F3DM,并搭载自家的磷酸铁锂动力电池,一度成为了行业内率先造出新能源汽车和实现“自给自足”的车企。 

在那两年间,另一家电池厂商悄然登上赛道。 

距离深圳1000多公里的安徽,一家名为“国轩高科”的电池制造厂成立。无独有偶的是,该企业在动力电池类型方面,选择了与比亚迪一样的磷酸铁锂电池路线,在这之后也获得了一些市场份额。

作为“后来者”入局的曾毓群自然也看到了这一现状,于是在宁德时代创立之初,就像当初在手机电池赛道另辟蹊径一样,他并没有选择在彼时业内普遍认可的磷酸铁锂电池路线,而是“赌”上了成本更高、不被看好的三元锂电池路线。 

宁德时代“赌”出了一个香港首富

宁德时代三元锂电池,图源宁德时代官微

事实证明,在宁德时代入局动力电池赛道后,也证明了在这赛道上,不只有磷酸铁锂是唯一的正确路线,三元锂也是同等重要的研发路线。 

而曾毓群和宁德时代能“赌”赢这一局,还要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的辅助。 

先说“天时”。2014年,随着特斯拉Model S在国内的首次亮相后,蔚来、小鹏、理想及威马等诸多新能源车企就如“雨后春笋”一般拔地而生。在业内看来,那一年也是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元年”。 

政策红利同样也在推动该行业的快速发展。2011年,在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新能源汽车再次被国务院确定为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主要发展方向为插电式混动汽车和纯电动汽车。 

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动力电池行业作为其产业链中重要的一环,同样成为了众多资本所青睐的赛道之一。 

据“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数据显示,自2014年开始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的投融资数和投融资金额都呈现大幅增长趋势,数量从2014年的11起,增长至2018年的48起;投融资金额也从2014年的2.6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137.3亿元。

宁德时代“赌”出了一个香港首富

2014-2018年国内动力电池行业投融资情况,数据来源于“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连线出行制图

再来看“地利”。 

就在宁德时代成立的一年后,中央发布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规划(2012-2020年)》,规划提出到2015年,动力电池模块比能量要达到150Wh/kg以上,而在那时只有三元锂电池能达到这一指标。 

而在4年后,由于中央对新能源汽车开始了补贴政策,并将电池能量密度设为关键指标。很多新能源车企为了得到高额补贴,逐步放弃了磷酸铁锂电池,转而投向三元锂电池,天平彻底倒向了后者。 

除了对于动力电池赛道本身的利好之外,政策端在一定意味上也保护了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动力电池的发展,毕竟它们除了面对互相的挑战之外,还要应对如松下、三星等动力电池大厂的威胁。 

2015年,工信部推出了动力电池企业“白名单”,国内新能源车企只有采用“白名单”中企业的电池才能获得补贴,名单之中就有宁德时代,而日韩企业被拦在了名单外。 

这就意味着,国内新能源车企如果想用日韩企业的动力电池,就不能享受国家的政策补贴,采购成本随之暴增。由此,众多车企纷纷将目光转向宁德时代等国内动力电池厂商。 

而说到“人和”,就需要提到宁德时代与宝马的合作。 

2012年,也就是宁德时代成立一年后,曾毓群就顺利拿到了来自宝马的订单,这也是这家公司成立后的第一个大订单。在业内看来,能获得宝马的青睐,一方面得益于曾毓群团队曾服务于苹果的经历。 

另一方面,也在于曾毓群的人脉关系。据第一财经报道,彼时在宝马集团负责采购业务的魏岚德(Johann Wieland)与曾毓群的私交就很好,以至于在宝马在寻找动力电池供应商时,很自然就达成了合作。 

据了解,彼时宁德时代主要为华晨宝马旗下首款纯电动SUV“之诺1E”开发动力电池系统。相对应的,宝马方面也为宁德时代提供了多达800多页纸的动力电池生产标准,后者借此机会打通了动力电池研发、设计、开发、认证、测试的全流程。 

有了来自宝马的背书,宁德时代收获到的不仅是在行业内的名气提高,同时也让公司步入发展“快车道”。 

据高工产业研究院(GGII)监测的数据显示,2017年宁德时代的客户为74家,而到了2019年这个数字上升到120家,客户包括宝马、大众、吉利、东风、蔚来等国内外知名车企。 

在这样的势头下,曾毓群和宁德时代很快来到高光时刻。 

2018年6月11日,宁德时代成功登陆创业板,成为了在创业板上市的首家独角兽企业。在上市首日涨停后,宁德时代总市值接近800亿元,此后又经历7个涨停后,其总市值将接近1400亿元,成为创业板第一大权重股。 

而到了两年后,这样的高光依然在继续着。2020年6月底,特斯拉宣布与宁德时代联合开发新电池技术,换句话说,宁德时代成为特斯拉电池供应商。特斯拉上海工厂的落地,也意味着宁德时代的电池可以有更大规模销量的保障。 

现在来看,基于“天时地利人和”的利好加持下,作为动力电池行业“后来者”的曾毓群再一次“赌”对了,从而让宁德时代超越了比亚迪和国轩高科、站到了动力电池行业“一哥”的位置上。 

据SNE Research 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20年全球动力电池厂商装机量排名中,宁德时代以34GWh排名第一,LG化学和松下分别以31GWh和25GWh分列二、三位,比亚迪和国轩高科为第四位和第八位。

宁德时代“赌”出了一个香港首富

2020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数据来源于SNE Research,连线出行制图  

曾毓群也获得了很多。王兴曾对他有个很有意思的评价,将其视为堪比任正非的杰出企业家。而到了近日,曾毓群更是在身价上超越了李嘉诚,成了香港新首富。 

而到了这个程度,他也依然不能放松,面对动力电池行业日益激烈的竞争态势下,他展开了新一场的“赌局”。 

曾毓群还在赌未来 

站在行业巅峰的宁德时代,并不代表就有多么安全。 

去年6月份,常年处于国内动力电池“老二”位置的比亚迪发布了新一代动力电池技术“刀片电池”,并展开了有关刀片电池和三元锂电池的针刺试验,直指宁德时代主打的三元锂电池安全性低、耐高温性能差等缺点。

宁德时代“赌”出了一个香港首富

针刺试验视频截图,图源比亚迪官微 

很快,曾毓群就在网络业绩会上对此进行了回应,“电池的安全和电池的滥用测试是两回事,有些人把滥用测试的通过等同于电池的安全。”从而引发了比亚迪销售公司副总经理李云飞的呛声:“不服?那你也来扎一下吧!” 

一时间,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之间的火药味十足。 

而到了今年4月,比亚迪对宁德时代的威胁在进一步。在4月7日的比亚迪新品发布会上,比亚迪不仅推出了四款搭载刀片电池的新车型,同时还宣布将向全行业外供刀片电池产品。 

一直以来,比亚迪的动力电池产品都是仅提供给旗下的电动汽车产品,实现真正的“自给自足”。而随着动力电池外供的开始,在业内看来,宁德时代会受到更大的挑战。 

除了比亚迪这样同赛道的玩家之外,宁德时代面对的威胁还来自新能源汽车领域。 

早在2018年,长城汽车就将旗下动力电池业务拆分出来,成立了蜂巢能源并率先在去年推出了无钴电芯产品,一度引起了全行业的关注。 

再到去年,先是特斯拉在“电池日”上发布了新一代电池技术,并表示在产能达到预期后,实现动力电池的外供;戴姆勒集团紧随其后,宣布计划在全球3大洲7座城市共布局9家电池工厂。 

而到了今年,向动力电池领域布局的车企变得更多。 

今年1月,在蔚来的2020 NIO Day上,蔚来CEO李斌发布了可以实现1000公里续航的150kWh固态电池包,并表示此款新电池将在明年四季度推出;几乎前后脚,广汽埃安也发布了一款超级快充电池,续航同样能达到1000公里。 

两个月后,大众集团举办了第一届“Power day”(动力日),向外界披露了公司未来十年的电池路线图;紧接着,通用汽车正式宣布投资23亿美元,与LG能源解决方案公司合作,在美国田纳西州建造其第二家超级电池工厂。

宁德时代“赌”出了一个香港首富

大众汽车“动力日”活动,图源大众中国官微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整车企业自造电池是趋势。这是因为电池的成本占比太高,至少占到整车价格的25%左右。可见,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会有愈来愈多的车企加入自研电池的赛跑之中。 

就目前来看,曾毓群和宁德时代所面对的威胁不仅来自于同赛道的比亚迪等动力电池厂商,同时还处于众多新能源车企及传统车企的挑战之中。

正因如此,已感受到“高处不胜寒”的曾毓群开始了新一场的“赌局”——押注新能源行业的未来。 

早在去年12月底,宁德时代宣布,要投资390亿在福建福鼎、四川宜宾、江苏溧阳三地增产扩产。 

两个月后,宁德时代再次连发多个公告表示,“投资不超过120亿元建设四川宜宾动力电池制造基地”、“投资不超过120亿元建设广东肇庆动力及储能项目”和“投资不超过50亿元建设福建宁德一汽动力电池生产线扩建项目”,合计投资总计290亿元。 

短短几个月,宁德时代将大手笔拿出近680亿元,来扩充产能。

除了向动力电池领域增资之外,宁德时代也在近两年开始对新能源相关产业进行布局和投资。

据北京商报报道,自去年开始宁德时代投资了包括同类电池厂商,并涉足上游电池原材料端、证券、汽车制造、人工智能及自动驾驶等领域。今年1月,宁德时代还参与了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地平线的C+轮融资。 

再到2月10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公司与上汽投资等共同出资设立福建时代闽东新能源产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布局新能源汽车上下游。其中,宁德时代作为LP(Limited Partners,有限合伙人)认缴出资超5亿元。 

而到了本月初,宁德时代的目光投向了爱驰汽车。 

5月1日,据路透社消息称,在一份正式的企业注册文件中,宁德时代投资了爱驰汽车。连线出行对此进行求证,据“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数据显示,爱驰汽车确实在当日完成了一笔金额未知的战略投资,投资方正是宁德时代。

宁德时代“赌”出了一个香港首富

爱驰汽车融资信息,截图自“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 

这之后,未来汽车日报援引爱驰汽车相关人士消息称,在这轮投资后,宁德时代和爱驰汽车将共同研发下一代动力电池技术。 

宁德时代正在与更多车企产生紧密联系。

去年11月,长安汽车就宣布与华为和宁德时代联合造车,推出一个全新的高端智能汽车品牌;在更早之前,宁德时代还参与了昔日火极一时拜腾汽车的B轮融资。 

目前,曾毓群通过赢了一次又一次的“赌局”,不仅将宁德时代“赌”成了全球动力电池行业的“一哥”,也将他自己“赌”成了香港新首富。 

如今,他已经取下了“赌性更坚强”那副字画。但就以上的一切押注来看,他还需要继续“赌”下去。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悟空资源网 » 宁德时代“赌”出了一个香港首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