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高抽成”争议之下,滴滴发声:净利润仅为3.1%

近日,网约车平台“高抽成”争议愈演愈烈。5月7日晚间,滴滴出面做出回应,表示将持续推进平台收费定价公开透明。

此前,新华社调查发现,一些网约车平台抽成超过20%,有时甚至高达50%。而在2019年4月份,滴滴上线的“有问必答”栏目中,滴滴相关高管曾表示,在2018年的第四季度,滴滴对司机的平均抽成是19%。

对于这一情况,滴滴在《滴滴网约车关于“抽成”的说明》(以下简称《说明》)中指出,确实存在一部分司机收入占比较低的订单,如顺路单;其中,抽成高于30%的订单占总订单的2.7%,已在陆续排查出现极端订单的原因,尽全力避免极端情况的出现。遇到这类订单,也欢迎司机师傅通过意见征集通道向滴滴反馈,滴滴公司将跟进核查。

滴滴在《说明》中解释了平台与司机的具体收益情况,以2020年滴滴网约车司机收入占比为例,司机收入占乘客应付总额的79.1%。剩下20.9%中,10.9%为乘客补贴优惠,6.9%为企业经营成本(技术研发、服务器、安全保障、客服、人力、线下运营等)及纳税和支付手续费等,3.1%为网约车业务净利润。
网约车“高抽成”争议之下,滴滴发声:净利润仅为3.1%

图源自滴滴出行官方微信号

网约车平台向司机收取一定的服务费本身无可厚非,但抽成比例的计算公式只掌握在平台方,司机并不清楚具体的定价机制。新华社发文指出,网约车平台的抽成比例到底该是多少?抽成应该如何计算?到底怎么平衡各方利益?这些问题至今并不清楚。网约车平台抽成比例可以在阳光下“计算”,但不能在暗地里“算计”。

而从“蒙在鼓里”的司机端来说,面对乘客实付车费与司机实收车费之间的巨大差额,他们可能无法接受。

早在今年1月份,一则关于滴滴抽成多少的视频就在车友圈走红,视频中司机接到120公里的订单,司机端显示的费用是160元,而询问乘客发现其实际支付的费用是234元,按照司机的算法,用差额比总费用,平台的佣金抽成高达31.6%。一般来说,从司机接单到行程结束,司机不知道乘客的付费金额,乘客也不知道司机实际的收入金额。

在新发布的《说明》中,滴滴以北京快车为例,公布了乘客端和司机端的计价规则,也就是说,当一个订单成功匹配后,司机和乘客根据单独的计价规则分别计算车费。由于受不同城市、订单距离长短、时间长短、路况拥堵等因素影响,司机收入占乘客应付车费的比例也不一致。
网约车“高抽成”争议之下,滴滴发声:净利润仅为3.1%

图源自滴滴出行官方微信号

具体来看,司机收入包含司机分成和司机补贴两部分。其中,司机分成包含每笔订单的基础收入、其他收入(乘客支付的动态调价、调度费、感谢费、取消费、春节服务费等全额给司机,平台支付的空驶补偿等);司机补贴则是平台发的放冲单奖、早晚高峰奖、节日补贴等(司机当天补贴一般是第二天统一到账)。

而司机惯用的平台抽成比例计算方式也与平台不同,如下图所示,网络上出现过多种计算司机收入占比的方式,滴滴收到个别司机反馈及媒体报道“抽成高”,普遍是按照方式1或方式3计算。
网约车“高抽成”争议之下,滴滴发声:净利润仅为3.1%

图源自滴滴出行官方微信号

平台先是“高抽成”,再又反过来补贴司机,似乎是多此一举。但滴滴给出的解释是,为了激励司机在雨雪天气、早晚高峰、节假日出行高峰、需求旺盛的区域多出车接单,平台会通过补贴激励司机多劳多得、优劳优得。如果完全按照“平均主义”,那意味着失去供需调节的弹性,高峰期和热点区域会更难打到车。

对于网约车平台的定价问题,一直都没有公开透明的公示机制,也不仅发生在滴滴平台,而是行业普遍现象。自从网约车平台密集出现之后,相关监管平台也在逐步推动整个行业的价格管理公开化。

2019年11月,交通运输部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深化道路运输价格改革的意见》,指出要规范道路运输新业态新模式价格管理,网约车平台公司应主动公开定价、加价机制,保持加价标准合理且相对稳定,保障结算账单清晰、规范、透明。

2020年,成都起草了《成都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出,网约车平台公司应主动公开定价机制和动态加价机制,通过公司网站、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APP)等方式公布运价结构、计价规则,保持运价标准合理且相对稳定,保障结算账单清晰、规范、透明,并接受社会监督。网约车平台公司调整定价机制或者动态加价机制,应至少提前7日向社会公布。

今年4月29日,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孙文剑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加快网约车合规发展,督促网约车平台公司公开定价机制,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

(钛媒体App编辑杨亚茹综合滴滴声明、新华社、中国证券报、网约车观察)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