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抖音做剪辑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丨商业数据派,作者丨廖羽,编辑丨王一粟

睁眼,按亮手机,屏幕显示4月26日凌晨4点26分,这一天是“世界知识产权日”。

孟东行(化名)从床上坐起来,看着手机里突然刷屏的新闻弹窗,不少都是关于短视频版权。半个月前,70多家影视传媒单位发布《关于影视版权保护的联合声明》,声称将会对未经授权剪辑、切条、搬运、传播影视作品内容发起法律维权。而孟东行赖以生存的“影视作品剪辑”,是维权重点区。

消息迅速在孟东行的朋友圈和同行微信群里刷屏。同行里有人说,这次是“要动真格儿的了”,也有人说“70家影视传媒单位VS成千上万的二创者和上千万的侵权视频,且熬着呢”。

孟东行感觉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一直以来他都有意识的避免解说国内电影,就是希望规避掉版权的事,可没想到,现在事件一出就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4月23日,爱优腾等视频平台又联合多家影视公司及500多位艺人发布《倡议书》,呼吁短视频平台合规管理版权内容和清理未经授权的短视频。

数量级一次次增加,影响范围一层层扩大,关注侵权事件的人越来越多,孟东行忧心忡忡,自己好不容易才做出点成绩,难道就这么放弃?

不论如何,侵权事件还没有官方定论,生活也总要继续。

下床,开灯,放电影,写文案,剪辑视频,配音,做封面,配BGM,打包上传抖音……四周寂静无声,窗外夜幕四合,孟东行的手指在键盘和鼠标上重复着剪切(Ctrl+D)和拖拽动作,声音混着外卖、烟草的味道氤氲在逼仄的出租屋里。

早上八点,太阳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出租屋,孟东行从电脑面前抬起头,恍若隔世。他在抖音做剪辑已经一年了,这种昼夜颠倒、收入不稳、行走在侵权边缘的生活,他已经也过了一年。可即便是这样的生活,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

从程序员到百万粉丝博主

2020年3月,在疫情紧张的局势下,一家软件公司悄无声息的倒闭了,孟东行是这家公司的程序员,面对失业,他有些无措,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疫情促使人们的娱乐需求也从线下转到线上,孟东行从高中起就很喜欢看电影,甚至曾长期保持着每天一部电影的观影习惯,观影清单超过2000部。那段时间,他刷到了很多安利电影的短视频,久而久之,萌生自己做影视视频剪辑的想法。

从程序员转行做短视频,孟东行并不觉得难,各种剪辑软件、教程全网都是,做短视频需要的只有最简单“视频导入”、“剪切”、“视频导出”功能。凭借着多年观影体验,孟东行很快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文案风格,去年6月,他正式注册账号登陆抖音,并参照抖音常见的“3个视频1部电影”的节奏,开始制作并上传视频。

《追击者》、《郎在远方》、《悲惨世界》、《时间规划局》,孟东行前期选材都是知名外国电影,评分高、热度强,自带热度,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更新快,平均2-3天就更新一部电影(平均一个视频两分钟,3个视频一部电影),每个视频的基础点赞量都在1000以上。再加上孟东行和粉丝互动频繁,有利于热度上升,所以当更新到第六部电影《魔女》时,视频的基础点赞量上升至5000左右。

视频越更越多,孟东行越来越驾轻就熟,粉丝们的转赞评和催更,都是其“为爱发电”的动力,当分享影片达到十部时,粉丝量就破万了;6月底,抖音平台账号粉丝量突破百万;7月31日,发布韩国电影《活着》,粉丝量日涨百万;8月,孟东行开始尝试入驻快手、B站、西瓜视频等平台……

短短两个月,一个半路出家的程序员依靠视频剪辑成了抖音百万粉丝博主。截止今年5月6日,孟东行各平台粉丝量累计超过742.6万,其中抖音平台粉丝量最大,达591.3万,单个视频点赞量最高可达132万。

这种变化让孟东行自己都十分诧异,为什么会发展的这么快?夜深人静无人处,他总会扪心自问。一直到去年年底,他才有了答案——不是他“天赋异禀”或者是“技高一筹”,而是影视剪辑搭上了短视频发展的快车。

我在抖音做剪辑

(图片来源于网络)

据《商业数据派》观察,抖音、快手、B站、西瓜视频等平台上,存在这大量类似孟东行这样的视频剪辑博主,他们将长视频平台的视频资源进行二次剪辑,形成影视解说、拆条追剧、综艺吐槽、拉郎CP(CP视频)等短视频内容再投放到短视频平台上,吸引流量。

依靠着自带热度的影视剧和综艺,视频剪辑在短视频平台上迅速吸粉,博主们依靠着流量集聚,快速形成四大变现渠道。

视频二创闷声发财

周奇(化名)是一名90后大学生,因为爱好动漫,在去年疫情期间申请抖音个人号开始分享自己混剪的动漫作品,两个月时间发布了70多个视频,吸粉数量超过5万。而当他的粉丝量到3万左右时,就已经开始有MCN机构通过后台私信联系他,希望吸纳他加入公会。

据周奇介绍,抖音上有不少做视频剪辑MCN机构,他们长期以“流量扶持”、“定向推荐”、“商单分发”等不透明机制吸引有一定粉丝基础的“剪刀手”入会,将机构的商品链接挂到旗下博主主页的商品橱窗中,同时也会为博主们接一些“批发商单”(机构指定主体或主题,要求博主进行作品剪辑和分发,表现优秀的作品会得到一些现金奖励)。

据孟东行回忆称,他在粉丝超过6位数后,才开始接触MCN,对比来说,周奇进入机构视野的时间明显更早。业内人士透露,这或许是因为两位博主所做的领域差异。孟东行做的是电影剪辑,虽然热度高,但是粉丝粘性弱,而周奇做的是动漫混剪类型视频,领域小众且粉丝粘性强,商品橱窗也能用“动漫周边”等商品高效变现,因此更受机构青睐。

而除了MCN机构提供的商品分成和“批发商单”的奖励以外,广告和宣发也是视频二创者主要的流量变现渠道。

去年9月底,孟东行接到了来自某网络大电影的合作。据他介绍,这样的合作短视频,素材大多来源于甲方资源包,有授权,不容易出问题。而且此举也有利于视频剪辑账号自身的热度上升,属于二创者和原创平台之间“互惠互利”的合作。因此,找短视频平台的视频剪辑类博主做宣发,成了很多“新剧”、“新电影”上线之前的必要宣传渠道。

而在变现方面,不少博主是通过巨量星图来接单。“巨量星图”是抖音官方专为达人打造的流量变现平台,博主达到一万粉丝以上就可开通账号,小博主可以通过星图任务抢单,保底200元,最高1万元/单,但是达到350万以上的大中型体量博主就能按照粉丝量进行议价,350万粉丝/万,这还只是一单的价格。据《商业数据派》了解,体量在500万以上的视频剪辑博主每单最高价能超过2万元,而类似“毒舌电影”这样的超过5600万的大博主,每单价格更是达到了15万以上。

我在抖音做剪辑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机构奖励、广告、宣发,这三种是流量变现最常见的渠道,而除了这些以外,视频剪辑博主还有一个“类知识付费”的变现方式,业内称之为“收徒”。

什么是“收徒”?这是指那些已经有一定视频剪辑成绩和粉丝量的博主,通过抖音个人简介、直播等形式,面向粉丝群体收徒,以有偿传授视频剪辑、账号运作、粉丝管理甚至逃避审查的技巧的方式进行小范围内的流量变现。有些博主甚至根据不同的需求制定了不同的套餐,价格从99到上千元不等,并借此大赚一笔。

我在抖音做剪辑

(图片来源于采访对象和抖音截图)

流量变现四管齐下,视频剪辑博主凭借短视频风口的助力和长视频内容池缺乏监管的契机,月入上万的消息司空见惯,但就在博主们闷声发财之时,影视公司和长视频平台们坐不住了。

被“搬走”流量的长视频平台

4月9日,70余家影视传媒单位及企业发布联合声明,表示要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进行必要的法律维权活动。4月23日,爱优腾等视频平台联合514多位艺人再度发布联合声明时,更是声势浩大,连同赵丽颖、杨幂等多位一线艺人的名字也出现在《倡议书》署名区中。

我在抖音做剪辑

长视频平台、影视传媒公司连同影视剧艺人都加入“反对短视频剪辑、传播侵权”的阵营中来。

但另外一方面,网友却似乎并不买账。“混剪、切条算侵权?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

4月26日,新闻晨报发布微博调查“你认为几分钟看完一部电影是否侵权?”,在参与投票的3919人中,有3153人认为这种做法“不侵权”,属于二次创作。而大众的评论大致围绕“快节奏剪辑帮助注水剧集精简”、“观众节约时间”、“剪辑帮助宣传剧集”等论点表述,更有甚者认为长视频平台抵制视频剪辑的行为属于“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过一位影视传媒工作者表示:“抖音有很多视频号专门把电视剧剪辑成十几分钟十几分钟的一小节,有很多都是VIP内容甚至超级点播内容,这对于剧方和买版权的平台肯定很吃亏。”针对这类涉及剧透的短视频剪辑作品,不少业内人士都称其“根本谈不上创作,就是侵权。”

我在抖音做剪辑

(图片来源于微博截图)

视频从业者Steven(化名)告诉《商业数据派》:“一直以来,短视频剪辑影视剧就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没人去界定,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是对的。二创为长视频引流确有其实,两者之间各有所得,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场流量竞争中,长视频平台的维权过程,庞大而漫长,短视频才是获利最大的那一方”。

据《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短视频用户规模高达8.18亿,占网民比例超过88%,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达110分钟,超过长视频用户单日使用时长。从某种角度上说,长视频平台上的流量正在转移到短视频平台。

而另一方面,长视频的财务状况也不容乐观,不仅内容成本高筑难以缩减,会员增长的天花板难以突破,连广告增幅也拼不过,迟迟看不到扭亏为盈的转机。

以爱奇艺为例,平台在2017年的内容投入为126.27亿元、2018年投入210.61亿元、2019年达到了222.47亿元,可会员数却呈下降趋势(2020年Q1会员数为1.19亿,Q2为1.049亿、Q3为1.048亿、Q4为1.017亿)。《2020中国互联网广告数据报告》更是显示,2020年短视频广告增幅达106%,远高于长视频广告25%的增幅。

长视频平台每年内容投入高达上百亿元,期待以内容筑建流量护城河,但如今的结果却是财务亏损和流量流失。而这个过程中,却有大量有版权归属的影视剧和综艺被短视频平台创作者“免费利用”,为其带去流量和利益,为他人做“嫁衣”。

其实,视频剪辑博主内大多数人都有一定的版权意识,孟东行也因此一直以国外影片剪辑为主。不过针对此次“反侵权”行动,不少人认为应该将“强创作型”、“弱创作型”内容区别对待。抖音博主“小柒剪辑”(粉丝量222.2万)就认为,目前的抵制侵权事件更多是想打击连载电视剧的营销号,而非影视解说类视频。

我在抖音做剪辑

(图片来源于抖音截图)

而律师张春林告诉《商业数据派》,不管以影视解说、拉郎CP为代表的“强创作型”短视频,还是以“追剧”、“追综艺”为噱头的短视频,因为画面内容、BGM等素材都来源于他人原创,因此获得的点击量左右着短视频平台的利益回报,这种行为已经不属于个人合理使用他人原创的合理范围,而是以商业为目的的使用,是涉嫌侵权的。

结语

据《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仅2019年至2020年10月间,疑似侵权链接超过1600万条,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更是超过9成。如此海量侵权数字之下,“我在抖音做剪辑”成为“侵权”重灾区。

4月25日,中宣部版权管理局局长于慈珂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提出将在今年加大力度打击对短视频领域侵权行为;整治未经授权复制、表演、传播他人影视、音乐等作品的侵权行为;推动短视频平台以及自媒体、公众账号运营企业全面履行主体责任,加强版权制度建设,完善版权投诉处理机制;鼓励支持电影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加强自身建设,维护权利人合法权利等四大措施。

短视频内容整顿已经箭在弦上,只是范围覆盖到哪儿?力度如何?还是未知之数。

我在抖音做剪辑

(图片来源于抖音截图)

不过,随着事件的发酵,《商业数据派》已经注意到一些变化,抖音上的影视头部博主,千万粉丝大号“毒舌电影”和“布衣探案”均在近期发布的作品中,标明“本视频已获授权使用电影片段素材”。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悟空资源网 » 我在抖音做剪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