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社交”Soul赴美上市,有“钱”途吗?|科股宝

“灵魂社交”Soul赴美上市,有“钱”途吗?|科股宝

Soul正式冲击美股。

北京时间5月11日,社交软件Soul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书,申请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SSR”。

公开资料显示,Soul隶属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11月在手机端上线。同样是一款陌生人社交产品,但Soul不同于头部玩家陌陌和探探主打视频、照片交友方式,它定位于“灵魂社交”,基于算法技术,通过用户的人格、兴趣、三观等数据进行个性化的匹配。

成立至今,Soul共拿到了4轮融资,包括2016年12月由Ventek Ventures、北京明隽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璞聚投资、简鸣资本投资的种子轮融资;2017年6月由MFund魔量资本投资的天使轮融资;2018年1月由DST Global投资的B轮融资;2019年6月的C轮融资,该轮融资投资方未知。

创始人张璐曾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2016年底的时候,Soul可以获得外部投资人的融资——她觉得天使投资人就是“相信她个人”。而且她觉得,社交在那时候已经不是什么风口。

从“不是风口”的陌生社交领域杀出,Soul究竟价值几何?这场陌生人交友生意,资本市场会买单吗?

渗透年轻用户,73.9%为90后

Soul早期融资时曾不被看好,一位投资人看完BP后断言:这款产品日活不会超过10万。而如今,招股书显示,2021年3月,Soul的DAU为910万,“从2021年3月平台MAU、平均每日最高启动次数、最高日均使用时长以及Z世代用户占比来看,Soul是国内领先的算法驱动在线社交乐园。”

对比来看,截至2020年12月,国内陌生人社交的老大哥陌陌主App的MAU为1.14亿,哪怕是新秀,如与Soul陷入恶性竞争纠纷、市场存在感较小的Uki,也宣称日活达到百万级。从用户规模来看,Soul的体量并不突出。

不过,作为成长期公司,Soul的用户池增长迅速。2020年其DAU、MAU分别为590万、2080万,同比增速为78.8%、80.9%;2021年3月,其DAU、MAU分别为910万、3320万,同比增速为94.4%、109.0%。3月增速相比去年呈上升趋势。

特别是,在对年轻用户的吸引力上,Soul正在逐渐展现自己的魅力。2021年3月,Soul平均DAU的73.9%为90后用户。

“我们特别吸引了中国的年轻一代,他们原产于移动互联网,因此他们更明显地体验到技术带来的孤独。”这是Soul招股书对年轻用户的描述。

而Soul表示,通过算法驱动,这个app可以为用户(Soulers) 提供一个虚拟世界,让他们能够自由地用虚拟身份表达他们的愿望和个性,消除不必要的社交障碍。Soulers在Soul上可以相互联系,生成多媒体内容,探索他人的生活,并从其他具有相似兴趣和个性的用户身上汲取灵感。

陌生人社交与虚拟身份的加持下,Soul平台呈现出较高的用户活跃性:2021年3月,用户日均访问次数24.2次;35%的MAU会参与发帖,这部分用户每人每月平均发帖数为5.9,平台每月累计产生6780万帖子;89.1%的MAU会与其他用户互动;57.1%的DAU会发送私聊消息,平均每天发送62条私信消息,每月产生100万条私信消息。

用户粘性上,2021年3月,用户每日平均使用时长为40分钟;56.4%的用户在当月至少有15天处于活跃状态。2020年12月活跃超15天的用户中,有78.4%的用户在三个月后仍维持同样的活跃度。

商业化早期,还没赚钱

在用户量和用户粘性培养出来之后,一般的社交平台都会开始流量变现。Soul也不例外。

据了解,目前的Soul主要变现途径为2019年开始推行的VAS增值服务,以虚拟货币Soul币充值形式来购买虚拟物品和会员服务为主。招股书显示,2021年3月,44.1%购买过Soul币的用户会在七天内复购,51.6%订阅用户会在下个月续订。2019至2020年,月付费用户占MAU比例从2.3%提升至4.5%,每付费用户平均贡献收入从21.9元增加至43.5元。

自2020年三季度开始,Soul开始尝试进行广告方面的商业化探索,也带来营收增长。2020年,Soul广告服务收入为1276.59万元,占到去年营收总额的2.56%;2021年第一季度则实现广告收入3230万元。

Soul推进商业化进程之后,营收规模大幅增长。招股书显示,2019年到2021年一季度,Soul App营收分别为7070万元、4.98亿元、2.38亿元,2020年同比增长604.3%的情况下,今年第一季度同比再增长260%。

“灵魂社交”Soul赴美上市,有“钱”途吗?|科股宝

而从最终盈利结果来看,Soul亏损额正进一步扩大。2019年与2020年,Soul分别净亏损3亿元与4.88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3.8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扩大624.7%。

拉低Soul盈利能力的主因是其高企的广告费用。根据招股书,Soul费用组成中占比最大的部分为销售及市场费用,该项支出主要由广告费用组成。2020年,Soul支出的广告费用为6.02亿元,同比增长206.2%,广告费率达到120.9%;2021年Q1,Soul支出的广告费用为4.50亿元,同比增长777.6%,广告费率达到192.9%。

陌生人社交如何变现一直是个难题,仅依靠增值服务和会员订阅似乎难以拉平营销费用。为此,陌陌找到的解法是秀场直播,至今已经实现连续24个季度盈利。

Soul也在各个方向上寻求突破。2021第一季度,Soul进行了电商上的尝试,上线了创新型社交购物玩法“Giftmoji”,支持平台上用户互相购买、赠送实体礼物,但建立在陌生人社交之上,实体礼物的规模化问题似乎难以突破。

目前,Soul的商业化尚处于早期阶段,如何找到一个最佳的商业化模式,打破陌生人社交的变现桎梏,是其需要持续思考的问题。

行业竞争激烈,监管系隐忧

作为移动社交市场的重要细分领域,陌生人社交借助泛娱乐的风口持续发展。Soul在招股书中引用艾瑞咨询报告表示,2019年中国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6.22亿人,预计2020年中国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为6.49亿人。

不过,陌生人社交赛道的头部企业包括陌陌、探探,以及Soul甚至更小体量的Uki曾在2019年经历下架风波。2019年6月28日,国家网信办通报会同有关部门、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的相关情况,当天,Soul在各大应用商店下架,随后8月28日,Soul重新上架,规定其注册用户年龄需达18岁,并针对存量青少年更新了青少年模式。

艾媒咨询创始人张毅表示:“在政策监管越来越严的情况下,soul运营模式能否健康持续走下去,核心在于企业能否在商业设计和用户使用逻辑上进一步做提升。”

Soul在招股书中也表示,产品最大的风险在于能否持续付费用户的增长。若在品牌口碑、用户隐私、数据安全等方面遭遇问题,用户不能如预期增长,公司运营也会遭遇重大影响。

“灵魂社交”Soul赴美上市,有“钱”途吗?|科股宝

从现股东架构看,Soul前三大股东分别是Soulgate Holding Limited、Image Frame Investment (HK) Limited及Genesis Capital I LP。Soulgate是张璐全资所有公司,Image Frame唯一成员是腾讯。Genesis Capital背后则是元生资本的彭志坚。彭志坚同样拥有腾讯从业背景,其本人为前腾讯副总裁、腾讯投资并购部前总经理。

深谙社交之道的腾讯和彭志坚背书,让Soul的上市有了一丝底气。但陌生人赛道上,前有陌陌、探探等劲敌,后有hope、Mood、橙瓜等在抢食余下的蛋糕,Soul能否走得更远,或许还有待观察。

(钛媒体APP编辑刘萌萌综合自北京时间财经、深燃财经、资本侦探等)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悟空资源网 » “灵魂社交”Soul赴美上市,有“钱”途吗?|科股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