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剧没有“演员原声”自由

国产剧没有“演员原声”自由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毒眸,作者 | 符琼尹,编辑 | 何润萱

对粉丝来说,如今证明自家爱豆有演技的例据又多了一项:演员用原声所说的台词。

过去两个月,一批演员的原声台词伴随着粉丝的好评登上了热搜——

5月播出的主旋律剧《理想照耀中国》预告片中,王一博怒吼“头可断,共产党籍不可牺牲”,被赞“爆发力强”“代入感满分”。像这样被夸的,还有《长歌行》花絮中迪丽热巴痛失挚友时的哭戏;以及《司藤》花絮中一人分饰两角,轮番转变语气的景甜。

然而,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如果原声当真这样好,为何众多剧组就是不用?

在一众明星原声被夸上热搜的同时,却是国产剧多数采用配音演员的行业现状。一批演员更是出道至今几乎所有作品都用了配音,如王鹤棣、鞠婧祎等等。

“演员原声”,这本应是剧集工业里的常态,为何在国产剧里成了一件稀罕事?

谁在制造“数字小姐”

“演员原声”成为国产剧稀罕事,连配音演员都在吐槽。

“国产剧有个奇葩的存在,就是本国演员演完,还要另找一批本国配音演员来配音,这是世界上都很罕见的现象。”2018年,曾参与《琅琊榜》《古剑奇谭》等多部作品的著名配音演员姜广涛在接受北京卫视采访时说道。

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部分演员前期演戏时根本说的就不是台词。

2016年,刘涛、金星都曾指出“数字小姐”的情况,“镜头一给到这个‘数字小姐’的时候,眼泪还能挤出来,但她是这么表演的,一二三四五六七”,金星还原了现场。而刘涛则说,“有一个八几年的女孩演我妈妈。对戏过程中,她真的在旁边只念‘1234567’,我内心真是有一点觉得……太恐怖了!”

国产剧没有“演员原声”自由

“演员瞎表演,导演瞎收获,最后背锅的是配音演员。”另一位配音演员夏磊曾在演讲中总结。

为什么整个影视前期制作过程中,能让这样糊弄台词的现象安然发生?

从事表演教学工作的李方戌对毒眸说,之所以不按照工业标准操作的方式,对影视行业来说是一种“权宜之计”。“权宜之计存在的原因是,大家在制片期间和前期就可以不负责任地获利,不考虑影视作品的成品在市场上给到观众的艺术表达。”

作品的最终成色与获益并不划等号,市场也不会惩罚一个台词表现不好的演员,计较演员台词就成了一件没有性价比的事情。

“像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的幕前表现,全部都有人专门记录他们在幕前的台词表现,会在台里有严格的奖惩机制和内容公告制度。大家都知道自己不能在台词上出问题,有口音,以及内容的漏洞。”李方戌补充道。

近日人气高涨的张哲瀚,就在节目《我是女演员》中说起自己大学时台词并不好,口音重,“而且后来拍很早,大家也不管你什么口音,反正去拍戏吧,都是古装剧也配音。”以至于到后期需要自己去练习儿化音和气息调整。

国产剧没有“演员原声”自由

各种性价比权衡之下,作为直接收音人的录音师能做的也就非常有限。

录音师浩文告诉毒眸,日韩欧美剧里的“同期声”——即一边用摄影机收录表演,一边用各种录音设备收录演员台词声音及环境音,从技术上来说并不难实现,但前期就要安排好的各部门配合协作。

“比如说服装,如果确定要同期收音的话,材质就要选择好,否则摩擦的声音也会带来影响。比如现场道具的数量和具体使用,如果现场有一些声音较大的道具,也会影响我们同期声音的质量。”

更现实的考量,则是保证无噪音环境所带来的的成本问题。“如果是在横店这样同时有大量剧组开机的地方,确定要做同期收音,就要用从早期策划的时候就提前约好场地,或者做好场景规划,拍摄时还需要大量人力去清场、控场。本来古装剧成本就很高了,再这样就会更加大成本。”
国产剧没有“演员原声”自由

图片源自姜广涛微博

缺乏使用“同期声”的环境,录音师也只能用起“权宜之计”。浩文告诉毒眸,如果一部戏确认是要后期配音了,录音师在拍摄现场有时也只需要录一个模糊的参考音即可,以便给后期参考做拟音使用。

当“演员原声”成为稀罕事,影视作品也就成了在基础环节就已经失分的项目,离精品又远了一步。

一批无法离开配音的演员

同期收音在流程和执行上的高成本,造就了一批离不开配音的演员。

夏磊在TED X的演讲中曾列举一组数据:2015年国产电视剧产量15320集,再加上各类引进剧,需要配音工作配合的剧集有80%以上。“这个数据在我看来是很客气的,我认为应该在95%以上。” 

在如此巨额的配音工作之下,一些高频率出现的声音引起了观众的注意。

2013年,有网友发现几部热播剧的女主角——《甄嬛传》的甄嬛,新《笑傲江湖》的东方不败,《倚天屠龙记》的赵敏和周芷若,竟然都出自一个人的声音:季冠霖。看完她配音的角色合集后,不少网友感叹“原来这么多角色都是她一个人配的音。”

配音这个总藏在角色背后的职业,就从这个有些猎奇的点被注意到了。网友渐渐发现,包括季冠霖在内,热播国产剧里的男女主角,成了四位配音演员的爱恨情仇——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边江和季冠霖成为夜华、白浅,纠缠三生三世,阿杰和乔诗语则是甜甜的凤九和东华;到了《楚乔传》,互相扶持的男女主角就成了边江和乔诗语;《青云志》中,互生情愫的男女主角成了阿杰和乔冠霖……“看国产剧,就是在看边江阿杰乔诗语季冠霖四个人谈恋爱。”有人总结到。
国产剧没有“演员原声”自由

边江、阿杰、乔诗语、季冠霖

这些高流量的作品,也助推配音演员走向了台前:2017年,上述四位配音演员接连登上《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2018年,一档以配音比拼为内核的节目《声临其境》播出;2019年,《陈情令》让两位主演的配音演员登上了海报,如此待遇在头部国产剧当中还是第一次。“这简直是配音演员的春天啊,和影视演员平起平坐。”

面对近些年来配音演员走向台前的情况,曾任湖南大学艺术学院表演系台词教师的闻天对毒眸说,不能因为此现象片面的说是演员演技不好,毕竟术业有专攻。

“在表演现场,演员更注重带给观众的视觉冲击性,而且现场会有对手演员和相应的肢体语言。”闻天说,“但是在录音棚里,为了保证声音的标准和质量,会相应的减少现场的配合,所以会与现场有所不同。”

而对于一些确实存在的演员台词问题,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现从事高等学院表演教育工作的李子熙表示,如果是认真上完两年院校的台词课,理论上并不会再有口音等非常基础的问题。

“从课程体系来说,一般第一年的上学期会教咬字归音,下学期会练习各个位置的发声,胸腔、鼻腔、头腔。第二年则会学习语言说话的技巧,用重音、停顿、语音语调等方式区分语气,走入不同情境里的角色。口音这个问题,你要是认真学习了,台词课的第一学期就改过来了,台词老师有的是方法收拾你的口音问题,怎么着也改过来了。”

而在毒眸的观察里,这些年来一批依赖配音的演员,恰巧不少是非科班出身。比如2019年诞生的“顶流”肖战、王一博,就是偶像出身。即使是85花中演技评价相对较高的赵丽颖,也非科班出身。还有网友在去年统计了截至当时,都在使用配音的四位演员:任嘉伦,鞠婧祎,许凯,王鹤棣,恰巧都是非科班出身。

不过在原声台词备受关注的当下,已经有演员做出了改变,比如任嘉伦最近播出的《乌鸦小姐与蜥蜴先生》已用原声,接下来将播出的《一生一世》也已晒出配音花絮图。
国产剧没有“演员原声”自由

任嘉伦工作室晒出的《一生一世》录音花絮图

虽然有一些网友也在吐槽“气息弱”“咬字不清”,但能被观众监督就是往前进了一步。“演员用自己的原声会给观众带来更好的视听感受,也更能看出一个演员的专业程度。大家对于演员的要求会越来越高,希望自己能看到更优质的影视作品。”闻天对毒眸说。

因此,再不精进,只会让观众失去信任。王鹤棣主演的《遇龙》近期正在播出,有网友就表示:“听到是配音,我就松了一口气。” 

 国产剧的“演员原声”自由

国产剧长期使用后期配音,不仅会让观众对员失去信任,也会影响到演员自己临场的表演状态。当演员得知项目不需要同期收音后,即使不用“12345”来代替台词,在现场表演时的自我要求也难免会懈怠。

演员张晓晨曾在知乎回答过问题“如何评价《天盛长歌》”,并提及同期收音。在他的讲述中,过去的古装剧《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等都是优质的具有同期声的大戏,但随着影视行业剧量大,产业结构优化,高速发展渐渐带来了意识的偏离,越来越多的非同期声开始出现。

“我曾经已经非常习惯于别人给我配音了,因为我觉得他可能说得比我好。”张晓晨的经历告诉他,别人的声音可能给角色加分,但他后来也意识到,这其实是对自己台词的不自信,并且当他抛弃了对自己台词的顾虑后,在现场演戏“反而多出了一份别样的轻松”。

而当他后来拍摄了两部古装同期声作品《海上牧云记》和《天盛长歌》后,那种过去熟悉的,不敢说错一个词的紧张感又回来了。“它逼着你去向角色靠近附体,你会下更多的功夫在戏和词上,全组几百号人凝视你时,不因为台词耽误大家的时间……这感觉找好了,你就更进一步。”
国产剧没有“演员原声”自由

《天盛长歌》的演员张晓晨

可见,同期收音的压力,能对演员的表演起到督促作用。浩文也从录音的角度,对毒眸讲述了同期收音能给项目带来的提升。

“同期收音能打造一个更真实的声音空间,举个例子,你去看国内很多电视剧,无论演员是在全景、中景还是近景,观众听到的声音是没有差别的,说明它只传达信息,却没有做这个空间的处理,这就让整部剧的质感有所降低。”

如果说如浩文所言,同期收音面临的是成本有限和工业流程尚不成熟的问题,那么为什么演员连后期配音都鲜少参与呢?

一位制片人告诉毒眸,后期让演员配音,同样要面临成本的问题。“演员本人来的话,一是他同期收的那些声音需要做修音,花钱花时间,二是他不如配音演员熟悉配音方式和技巧,过程比较慢和艰难,那就直接配音演员通配,省钱省事。”

在2017年的一期《天天向上》中,演员毛晓彤也坦言:“其实我们演员合同里也有写(后期配音),但我们真的没有配音老师那么快。”同期节目中,配音演员沈磊为各部影视作品男一号配音的时间分别是:《仙剑奇侠传1》34集配了3天,《步步惊心》40集配了一天半,花千骨58集配了2天。
国产剧没有“演员原声”自由

《仙剑奇侠传1》李逍遥由沈磊配音

还有从业者告诉毒眸,一部剧什么时候能开始后期,并不是一个敲定好的时间。“它取决于什么时候过审,平台定档在什么时间,而且有时候配完了可能还会有审核完台词要大改的问题,所以演员的时间很难敲死,不如用配音演员来的好。”

但是当热门国产剧成了几位配音演员的爱恨情仇,观众也难免产生审美疲劳。在知乎2018年一个“印象中什么时候你对中国电影、电视剧最失望”的回答下,一位用户回答道“现在的国产剧太无聊了太单调了,一边是边江和季冠霖谈恋爱,一边是阿杰和季冠霖谈恋爱……说真的,现在小鲜肉的演技全靠配音大大撑着了。”

但常年身处前期录音一线的浩文能感觉到,声音正在被更多人重视起来。“尤其是网剧,网剧这几年也许是因为身处一个差异化的竞争环境中,不像过去电视剧卖给电视台就完事儿了,那各方面的要求都会上来。那些被夸有‘电影质感’的剧集底气何在?其中有一项就是同期收音,比如《长安十二时辰》。”

而李子熙也对毒眸表示,这几年来艺考的门槛越来越高,台词有口音的演员也许初试就会被筛选掉,这或许能从根本上解决了数字小姐们的问题。2009年,共有6197人报考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但是到了今年,人数已经飙升至11441人。“今年光是南京艺术学院的报考人数就已经超过了3万。”

因此,2010年以前,我们能听到很多明星轻松进入各大院校的故事,比如杨幂在面试环节唱了一首跑掉的《南泥湾》,还是能因“不怯场”的评价进入北电,但现在,这样的故事几乎已经不可能出现了。

“现在但凡是个艺考生,都要是报各种机构,提前学个一年甚至有三四年的,但过去08年时,艺考机构非常的少,很多演员可以说是一张白纸进来的,但是放在今天,一张白纸真的很难跨到门槛里面。” 李子熙感叹道。
国产剧没有“演员原声”自由

图为北影表演专业考试要求

在“科班出身”的门槛拔高的同时,院校也在针对蓬勃的影视作品需求,开设了镜前表演专业。这个专业由北京电影学院在2016年率先开设,如今正在慢慢渗透至各大院校。许多就读于镜前表演专业的研究生和博士也正在成为各大剧组、娱乐公司的演员及练习生培训演技,且薪酬并不低于演员。

“镜前表演会教学生与镜头互动,比如说我们经常会看一个电影的画面,是演员直视镜头,就一张大脸特写,你要知道这时候对面就是镜头,他捧着这个摄像头就相当于捧着他对手的脸。”李子熙对毒眸说,“到底要看这个镜头的哪个位置,才能够让观众感觉到这个演员是在看着他对手的眼睛,要看摄像机在哪一个地方,都是要这些都是很难的。”

在接受毒眸采访的从业者看来,国产剧的“演员原声”自由是迟早会实现的,需要一些耐心等待行业成长。“当大家越来越往精品化的方向追求,对各方面的要求都会越来越高的。”浩文说。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悟空资源网 » 国产剧没有“演员原声”自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