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讯飞数码

“消失”的讯飞数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一号公司,作者丨高山

丰收之后荒凉的大地,人们取走了一年的收成,取走了粮食骑走了马留在地里的人,埋得很深。

——1989年2月,海子 《黑夜的献诗》

这家公司“消失”的无声无息,正如三年多之前的引入两名投资者一样的无声无息,甚至很多投资者都不知道它已被剥离出了科大讯飞(002230.SZ),尽管它的名字依旧叫合肥讯飞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讯飞数码)。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21年1月4日,讯飞数码发生了股权变更,原本持股70%的科大讯飞退出,新进入的三名投资者分别是海南集知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海南集知科技),合肥中科先研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合肥中科先研基金)和自然人王仁华,他曾是科大讯飞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2021年4月23日,合肥中科先研基金变更名称为合肥中科先研智能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合肥中科先研智能)。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股权穿透之后,人们会发现,海南集知科技的背后有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的身影,而合肥中科先研智能的背后是刘庆峰、胡郁、陈涛等一批科大讯飞高管持股的安徽讯飞产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讯飞产业投资),以及王仁华和科大讯飞原董秘徐景明。
“消失”的讯飞数码

(放大可看大图)

直到2021年4月20日,科大讯飞披露的2020年年报中才对讯飞数码进行了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丧失控制权”,但是因何而“丧失”却没有披露。

难道,讯飞数码真的不那么重要吗?

讯飞数码是谁

不是长期投资,或者长期研究科大讯飞的投资者,是很难知道科大讯飞还有一家叫讯飞数码的子公司。实际上,讯飞数码已经成立了近15年 ,它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就是科大讯飞的子公司,只不过持股权由最初的100%在2017年降为70%而已。

了解一家上市公司的历史沿革,最好的方法就是查阅其当年的招股说明书。

2008年4月24日,科大讯飞对外披露了招股说明书,其全资子公司就三家,讯飞数码就是其中之一。2006年4月18日,科大讯飞“独资设立合肥讯飞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讯飞数码的主营业务是“ 软件开发、嵌入式语音系列产品的研发和销售、系统工程、技术服务及信息咨询等”,法定代表人是刘庆峰,总经理是黄海兵。

在2008年,刘庆峰还不是科大讯飞的董事长,他的身份是科大讯飞的总裁和讯飞数码的董事长,科大讯飞的董事长是王仁华。

科大讯飞披露招股说明书之时,讯飞数码已经成立了两年,而且其在2007年就已经实现了盈利。

安徽华普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结果显示,截止2007年12月31日,讯飞数码的总资产为3006.14万元,净资产为2903.48万元,2007年度实现净利润为1654.70万元。那一年,科大讯飞的净利润也只有5355.74万元,可见讯飞数码当时对科大讯飞的贡献不一般。

即使是在科大讯飞招股说明书披露的20项专利申请权上,讯飞数码也占了两项申请,分别是“一种用于远距离多通道人机交互装置”和“一种远距离多通道人机交互装置及其交互方法”。在著作权上,讯飞数码是“讯飞语音电子书软件 V2.6”的著作权人。

就在科大讯飞登陆A股市场的2008年,讯飞数码被认定为安徽省2008年度第一批高新技术企业。

“消失”的讯飞数码

上市之后,资本市场一直期待着这家人工智能语音企业能够给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回报,科大讯飞实际上做得也不差。2009年4月10日,上市之后的科大讯飞披露了首份年报,即2008年年报。

在这份年报中,科大讯飞实现了7748.94万元净利润,同比增长了39.98%,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作为科大讯飞的子公司——讯飞数码这一年的净利润也不错,达到了2030.31万元,占了科大讯飞1/4的利润贡献。

“投我以桃,报之以李”,科大讯飞对讯飞数码的支持也“情深意重”。

在IPO的时候,科大讯飞有五个募投项目合计募资净额约为3.14亿元,其中一个拟投资4839万元的募投项目叫“嵌入式语音软件升级及产业化项目”。

因为讯飞数码是从事嵌入式语音软件与相关产品的开发、生产和销售的专业性公司,并且全面负责科大讯飞的嵌入式语音软件业务。科大讯飞表示,为便于“嵌入式语音软件升级及产业化项目”募集资金的使用、核算与管理,将该项目资金4839万元改对讯飞数码进行增资,由讯飞数码作为实施主体实施该项目。

换句话说,为了支持讯飞数码的发展,科大讯飞变更了募集资金项目的实施主体,由上市公司变成了子公司。

此次增资之后,讯飞数码增加注册资本1600万元,变更为2600万元,对于科大讯飞来说,实际出资额达到了5839万元。

时而披露的财务

就在2008年即将过去的时候,讯飞数码在2008年11月10日投资1000万元成立全资子公司——芜湖讯飞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芜湖讯飞电子),这家公司主要从事研发生产“汽车电子、电子政务、智能楼宇业务、消费娱乐产品。”

半年之后,即2009年5月26日,科大讯飞宣布出资3000万元、讯飞数码出资1000万元对芜湖讯飞电子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芜湖讯飞电子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科大讯飞直接持有其60%股权,讯飞数码持股40%。

但是,讯飞数码的净利润在此后几年表现一般,从2009年到2011年,分别是1532.85万元、1236.37万元和1521.61万元。在这期间,刘庆峰依旧是讯飞数码的董事长,但是总经理已经变成科大讯飞副总裁胡郁。

到了2012年,科大讯飞开始在年报中披露讯飞数码更详细的财务数据,这一年,讯飞数码实现营业收入4446万元,净利润1982.44万元,公司总资产为1.26亿元,净资产为1.18亿元。

相对于2007年而言,讯飞数码的总资产与净资产都差不多翻了三倍。由此可见,讯飞数码在过去五年的时间里是逐步发展起来了,但是其在2013年的业绩表现不佳。

科大讯飞2013年年报显示,董秘徐景明出任了讯飞数码的监事。讯飞数码当年实现营业收入3294.61万元,净利润仅实现了149.15万元;其总资产升至1.53亿元,净资产达到1.21亿元。

这一年,讯飞数码对科大讯飞最大的贡献是“出资918万元收购西安三人行信息通讯有限公司4.5%股权”,这家西安的公司此后更名为三人行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并在2020年5月28日登陆上交所挂牌上市。

从三人行的招股说明书来看,讯飞数码是在2017年7月将持有的三人行股权转让给了科大讯飞,没能分享到三人行上市之后带来的红利。如今来看,三人行上市之后的投资收益已经成为科大讯飞业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实际上,讯飞数码在此后的表现依旧抢眼,它在2014年获得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牌照。

2014年4月11日,科大讯飞的公告称,讯飞数码“于近日收到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颁发的《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讯飞数码具备了从事许可范围内武器装备科研生产活动的资格。有效期自2014年2月14日至2019年2月13日。”

安信证券分析师胡又文在随后的一篇研究报告中指出,“军工资质壁垒极高,此次突破既表明其技术能力得到国家高度认可,也说明语音技术未来将在军工领域发挥巨大作用,例如单兵通信系统、军工降噪产品等。”

但是,科大讯飞对讯飞数码的态度却变得很“暧昧”,从2014年至2016年,科大讯飞在年报中均没有披露讯飞数码的财务数据。

从100%到70%

亦舒在《玫瑰的故事》中说道,“每个人总有不愿意公开的秘密,千万不要苦苦相逼。”但这句话放在上市公司就显得格格不入,毕竟上市公司要对它的投资者做到应有的“三公原则”,即公开、公平和公正。

在过去的发展过程中,科大讯飞没有详细披露讯飞数码的股权变更信息。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7年12月22日,讯飞数码引入了两个投资者,注册资本由2000万元变更为3714.2857万元。这两个投资者分别是合肥霄鹏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合肥霄鹏科技)与北京君燊智能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北京君燊智能),持股比例分别为23%和7%,而科大讯飞的持股比例从100%降至70%。

“消失”的讯飞数码
“消失”的讯飞数码

(放大可看大图)

合肥霄鹏科技成立于2017年12月11日,股东分别是徐承、郭香和李勇;北京君燊智能成立于2017年12月13日,股东是郭香与崔哲铭。

由此可见,合肥霄鹏科技和北京君燊智能在成立十几天之后就成为了讯飞数码的投资者,这种操作真是“无与伦比”。

讯飞数码在成立11年之后突然会引入两家名不见经传且成立不久的投资者呢?或许从讯飞数码一年前的一次高管变更有关。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6年6月23日,讯飞数码的负责人发生变更,由刘庆峰变更为胡郁,高级管理人员也由“刘庆峰、胡郁、徐景明”变更为“胡郁、徐景明、徐承”。

徐承又是何方神圣呢?

科大讯飞2015年11月的股票期权激励计划中有一个人叫徐承,他当时的职位是产品主管。不知道此徐承,是不是后来成为讯飞数码高管的那位徐承。

讯飞数码2017年12月的此次股权变更,科大讯飞没有详细披露具体内容,只有翻看科大讯飞2017年年报才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在这份年报的96页,被科大讯飞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第一位就是讯飞数码,其持股比例是70%,而在科大讯飞2017年半年报中,其对讯飞数码的持股比例还是100%。

讯飞数码究竟做什么业务呢?科大讯飞的信息是软件开发,而其自身的工商信息显示是“计算机软硬件、语音数码产品、教学用具、通讯设备开发、生产、销售,技术服务;系统工程、信息服务;电子产品、计算机通讯设备研发、销售;手机、移动电话机的设计、开发、生产和服务;信息系统集成服务;自营和代理各类商品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国家限定或禁止进出口的商品和技术除外)”。

那它究竟是不是一家盈利的企业呢?科大讯飞的2018年年报显示,讯飞数码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24亿元,净利润是5871.01万元;此前一年,即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5709万元,净利润是608.69万元。

按照逻辑,科大讯飞在2019年应该继续披露讯飞数码的业绩,但是科大讯飞2019年年报中对讯飞数码的业绩“只字未提”,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科大讯飞2020年年报中,对讯飞数码的业绩也没有提及。

未披露的股权变更

如果说讯飞数码对科大讯飞来说并不重要,那么剥离其股权也无可厚非。但奇怪的是,科大讯飞2020年年报显示,就在2020年,科大讯飞还对讯飞数码追加了25.95万元的投资。
“消失”的讯飞数码

(放大可看大图)

从投资的角度来说,追加投资是肯定看好这个企业,既然看好,科大讯飞为何又会很快剥离了讯飞数码的股权呢?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21年1月4日,原本持股70%的科大讯飞“全身”退出,新进入的三名投资者分别是海南集知科技、合肥中科先研基金和王仁华。

“消失”的讯飞数码
“消失”的讯飞数码

(放大可看大图)

如果了解科大讯飞历史的人就应该会知道,科大讯飞当年的董事长也叫王仁华,他不仅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教授,也曾是刘庆峰的博士生导师。

海南集知科技成立于2020年4月13日,其股东为两位,即持股1%的韩笑和持股99%的安徽言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安徽言知)。表面上看,海南集知科技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经过股权穿透之后,安徽言知的背后却有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的身影。

“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的信息显示,安徽言知成立于2019年12月9日,法定代表人是刘庆峰,同时刘庆峰也持有安徽言知75.4841%股权,这也就意味着,刘庆峰通过安徽言知间接控制着海南集知科技,从而也持有着讯飞数码的股权。
“消失”的讯飞数码

(放大可看大图)

合肥中科先研智能成立于2020年4月21日,原先叫做合肥中科先研基金,2021年4月23日更名为合肥中科先研智能。

该公司由两个股东构成,分别是合肥中科先研信息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公司)(下称合肥中科先研信息)持股20%,安徽知天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安徽知天乐)持股80%。
“消失”的讯飞数码

(放大可看大图)

合肥中科先研信息成立于2020年4月3日,股东由中科大先研院(合肥)资产运营有限公司(下称中科大先研院公司)和合肥科讯创业投资管理有合伙企业(下称合肥科讯创投)分别持股10%和90%。其中,中科大先研院公司的股权结构比较单一和清晰,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先进技术研究院100%控股,但是合肥科讯创投的股权结构就不那么简单了。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合肥科讯创投成立于2017年12月27日,由两家股东构成,分别是持股99%的合肥高卓佳音信息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合肥高卓佳音)和持股1%的合肥科讯顶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合肥科讯顶立)。

“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的信息显示,合肥高卓佳音的股权结构是科大讯飞前董秘徐景明持股51%,王仁华持股49%;合肥科讯顶立的股权结构是徐景明持股1%、合肥高卓佳音持股99%。
“消失”的讯飞数码

(放大可看大图)

安徽知天乐的股权就更有意思,该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9日,由讯飞产业投资100%持股,而讯飞产业投资的股东们则是包括刘庆峰、陈涛、胡郁等一批科大讯飞的高管团队,或者如王仁华、徐景明等前任高管们。
“消失”的讯飞数码

(放大可看大图)

在2021年1月4日的变更信息中,讯飞数码不仅高管由胡郁、徐景明、徐承”变成了“徐承、张婕、占建波”,就连法定代表人也由“胡郁”变更为“占建波”,甚至其地址都由“讯飞大厦1805室、1807室”搬了出来,新地址是“中国(安徽)自由贸易试验区合肥市高新区望江西路666号人工智能云服务平台研发楼”。

科大讯飞2020年年报显示,胡郁在讯飞数码的任职终止日期也是2021年1月4日。

至此,从工商信息来看,讯飞数码和科大讯飞已经没有一点关系了。

占建波又是谁呢?科大讯飞2015年12月末披露的“第二期股票期权激励计划预留期权激励对象”中,有一名“常务副总监”的名字也叫占建波。

科大讯飞2020年年报显示,讯飞数码70%股权的处置方式是股权转让,价格是1.127亿元,失去控制权的时间点是2020年11月30日。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是科大讯飞将讯飞数码70%的股权转让给了海南集知科技、合肥中科先研智能和王仁华,那么1.127亿元的转让款有没有经过资产评估?上市公司为何当时没有对外披露?其次,即使是要将讯飞数码70%股权剥离,科大讯飞为何要转让给刘庆峰控制的海南集知科技,以及科大讯飞高管们和前高管徐景明、王仁华控制的合肥中科先研智能呢?再次,为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数据显示,讯飞数码的股权变更时间为2021年1月4日,而科大讯飞披露的控制权丧失的时间是2020年11月30日呢?

一切的疑问暂时都无法知晓,科大讯飞2020年年报中没有对讯飞数码的转让披露更为详细的信息,或许也只有科大讯飞说得清楚。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悟空资源网 » “消失”的讯飞数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