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消费”贾跃亭,孙宏斌能复活乐视吗?

靠“消费”贾跃亭,孙宏斌能复活乐视吗?

图片来源@乐融致新官微

文丨连线Insight,作者丨布谷,编辑丨李信

近期,乐视开了一场发布会,乐视智能生态高级市场总监吴国平表示,这本是一次中小型的发布会,但不料因为舆论的宣传,让原本人数并不多的现场变得拥挤。 

造成这一次乐观发布会人数大增的最大原因是发布会前夕,乐视官方发布了一张宣传海报,在宣传海报上,一个单人挥手的剪影以及配上“我回来了”的文案,让人不得不联想此前一直宣称“下周回国”的贾跃亭。 

不过在吴国平的解释之下,这是一场乌龙事件,为了消除最初的误会,最终宣传海报也由酷似贾跃亭单人剪影变成了重新修改后的三人剪影。

靠“消费”贾跃亭,孙宏斌能复活乐视吗?

乐视发布会上更换后的三人剪影图 

看得出,即便因财务造假事件,乐视曾力图撇开与贾跃亭的关系,但是在宣传上却又还在“消费”贾跃亭。 

在发布会现场,乐视公布了自己的七大智能生态战略,距离上一次提及生态战略,还是5年前贾跃亭所主导的发布会。 

不过相比于以往,乐视各项业务的发展已经沧海桑田,如乐视手机、乐视电视陷入了停产的境地,乐视云、乐视金融、乐视汽车等高投入、长周期业务对乐视而言,也早已力不从心。 

但即便沉陷在难以逃脱的困境中,乐视依旧没有放弃最后的挣扎,在发布会上,乐视方面表示,乐视将会推出乐视超级电视,并在今年第三季度的时候推出乐视手机。 

乐视电视、手机业务重启或许也和背后的融创有关。从2017年乐视陷入财务危机以后,孙宏斌携融创成了接盘乐视的“白衣骑士”,并投入了170亿元的真金白银。 

不过如今人们谈到的乐视和孙宏斌投资的乐视并不一样,外界所熟知的乐视是以乐视网为主的上市主体,而孙宏斌投资的乐视则是主要在乐融致新,早在2018的时候,乐融致新就不再是乐视网的控股子公司,并实现了财报的独立。 

乐融致新的业务主要包括手机、电视以及各类智能家居,此次召开发布会的正是乐融致新。 

如今重启乐融致新的相关业务,或许在发挥乐视方面在用户以及相关业务上的最后价值,如用户积淀、供应商的资源积累。 

但不管怎么看,乐视如今所要踏足的业务,不论是电视还是手机,都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市场,乃至成为巨头征伐的战场,要想复活这些业务,乐视机会渺茫。

时隔5年,乐视再折腾 

早在乐视发布会前一周,乐融致新官方微博就已经开始为发布会预热。 

当时,一张酷似贾跃亭挥手的照片被媒体广为传播,给人一种贾跃亭“已回国”的预想。 

不过,贾跃亭并没有出现在发布会现场,乐融致新曾经发布的单人剪影图也已经被删除,但这场有意制造的乌龙事件,最终为乐视发布会带来了超乎预期的关注度。 

本次发布会,首先开场的是乐视手机,但诡异的是,吴国平提到乐视手机并非本次发布会的主场,就具体的设计、配置,吴国平也并没有透露更多消息,唯一带来的仅有一张渲染图。吴国平介绍,乐视手机将于今年下半年发布。

靠“消费”贾跃亭,孙宏斌能复活乐视吗?

发布会上展示的乐视手机渲染图,图源乐视发布会截图

这场发布会的重点,集中在乐视超级电视,其中最重要的产品就是letv M65。 

据发布会消息,letv M65采用的是Mini LED技术,号称 9216 个灯和 576 个分区视网膜级分区,这样可以更好的保证色彩呈现,相比于市面上其他电视来说,乐视以灯光和分区数量为主打特色,让人眼前一亮。 

不过在配置上,letv M65使用的CPU是6A848,对于主流电视来说,这一芯片有些落后了,在性能表现上并不能太过期待乐视的表现。 

其次,就目前letv M65透露的消息来看,其诸多配置细节尚不完善,如是否支持杜比视界?屏幕的刷新率是多少?这些详细配置事关此次letv M65究竟具有多大的含金量,发布会没有进行介绍说明。 

最后,letv M65的价格定在了6999元,或许乐视意图通过走性价比的路线来抢占市场。从letv M65的同类产品来看,以小米商城一台售价5999元的小米电视为例,其CPU的配置是Cortex A55,刷新率是60Hz,内存和闪存分别是2GB和32GB,这些都与letv M65类似。

相比之下在同样65英寸的电视产品中,像三星、LG、TCL等品牌的电池价格都已破万。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乐视电视的定位是高端。 

时间拉回到2016年,当时的乐视在美国发布了一款名为uMAX85的超级电视,当年10月份在美国首销,9秒便创造了售罄的记录,并在2016年底回到中国市场,售价39999元,在配置上,uMAX也用上了较高的配置,如当时最好的智能电视芯片Mstar 6A938,可支持杜比视界,采用3D真4K屏幕等。 

如果把时间再往前推一年,在2015年10月的时候,乐视还发布了一款名为uMAX120的超级电视,这一款电视可谓是“堆料狂魔”,各项配置都已经达到了业界顶级,其最终的售价也定在了49.99万元。 

梳理近些年乐视电视发展的轨迹,也可以明显看出,乐视电视的价位从高端逐渐转移到了中低端,各项配置也从顶尖的配置,转变成相对中低端的配置。包括目前乐视商城所上线的一系列电视产品,售价也集中在1000-3000元。 

靠“消费”贾跃亭,孙宏斌能复活乐视吗?

乐视商城上的电视产品 

这或许也是因为过去数年时间里,不仅是品牌声誉的下滑,还因为财务造假拖累乐视电视业务的发展,并影响了乐视的供应体系。 

此前《财经》报道,乐视对于供应商的欠款较大的有信利、仁宝、立讯精密、AAC等五六家,其中对信利、仁宝的欠款约7亿美元。乐视的部分供应商私下表示不愿再与乐视合作。

0元转让乐融致新后,孙宏斌还在试图“盘活”乐视

这场关于乐视的发布会召开于5月18日,恰巧在前一天,5月17日,融创子公司融创文化也召开了发布会。 

在融创文化的发布会上,发布了“IP+内容+新消费新场景”的战略定位,并正式推出 “融创影视”和“融创动画”两大内容品牌。 

梳理融创和乐视之间的关系,或许可以解释两者前后脚开发布会并不是巧合。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整个乐视体系在经历一系列重组之后,原有的乐视体系已经划分成了多个不同独立运营的公司。 

其中有曾经作为上市主体的乐视网、非上市主体的乐视控股,以及从乐视网单独剥离的乐融致新。虽然他们有着类似的商标、品牌,但是其在运营主体,法律责任上具有完全不同的意义。 

今年4月,中国证监会所处罚的对象是作为上市公司主体的乐视网,而与乐视控股、乐融致新并无关系。 

靠“消费”贾跃亭,孙宏斌能复活乐视吗?

乐视网收到中国证监会相关处罚公告 

此次发布会出现的乐视主体便是乐融致新,乐融致新CEO张巍在接受《每日经济报道》采访中表示,当前包括乐视电视、乐视手机在内的业务均属于乐视智能生态,该部分业务在法律意义上属于乐融致新。 

乐融致新这家公司,早前和乐视网具有深厚的渊源。乐融致新的前身是乐视致新,其原本是乐视网的控股子公司,在2017年孙宏斌带着百亿资金进入乐视管理层的时候,乐视致新也更名为乐融致新。 

“白衣骑士”孙宏斌对乐视体系帮助最大的,还是这家名为乐融致新的公司,该公司的业务主要是乐视电视、手机等。在2018年6月的时候,乐融创新还接受腾讯系、京东系的增资方案,这也一度使得原本就处于资金紧张的乐融致新步入正轨。 

2018年底,融创通过竞拍的形式成为乐融致新大股东,并将乐融致新从乐视网剥离,意图划清与贾跃亭的界线,实现“单飞”。 

不过,从乐视网剥离的乐融致新并没有切断和乐视网的关系,相反,两家公司依旧处于藕断丝连的状态。今年2月,张巍就提到,乐视网仍持有乐融致新的股份,二者是关联方的关系。 

2019年的时候,乐融致新刚刚开启了独立发展的道路,并举行首次发布会推出第二代互联网电视,并与腾讯、京东、联发科组成战略合作伙伴,为LeTV超级电视业务拉开序幕。 

但这些年乐融致新的业务并没有太大起色,孙宏斌也在寻找新的“接盘侠”。去年5月,一家名为致新云网的公司,开始接盘融创手上的乐融致新,根据致新云网和融创子公司盈瑞汇鑫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书》,致新云网以0元获得了融创在乐融致新上的全部股份,连同乐融致新的公司债务关系一并转移给了致新云网。 

对于致新云网这家公司,从公开信息可以查询,其成立时间是在2020年3月,并由泰合永诚与泰合永信两家公司分别持有50%的股权,根据乐视网披露的公告,这两家公司都与融创不存在关联关系。 

靠“消费”贾跃亭,孙宏斌能复活乐视吗?

乐视网对于乐融致新股权转让一事的澄清 

也就是说,融创已经不是乐融致新的股东。 

虽然切割了与融创的关系,但乐融致新开发布会,重启一系列新业务,依旧不排除背后有融创支撑,并复活相关业务的可能。 

张巍在2020年初说道,乐融致新欠融创的钱最多,之前一直靠融创输血。在今年5月证券日报的报道中,张巍还表示,“目前融创是公司最大的债权人。在后续的智能生态资本运作层面,融创一定是个很重要的参与者,甚至在很多业务方面还会进行比较深入的沟通和交流。” 

2020年7月,融创和乐融致新也有交集。当时融创以1.3亿元的价格竞拍了包括“LE”、“LEMI”、“LETV”、“LE乐视网”、“乐视”等多项注册商标,而这一商标价值评估价值为19.49万元。 

如今乐视重启电视、手机业务,或许也是配合融创的新战略,后续两者之间的业务合作也将更加紧密,但乐视还能回到辉煌时刻吗?

乐视还能重回大众视野吗?

贾跃亭还未回国,乐视已然“重启”,但此乐视还能重回大众视野吗? 

虽说乐融致新和乐视网已经划分为两个不同的实体,但两者业务却有着密切结合,即乐融致新提供电视等硬件产品,乐视网提供视频服务。 

但从当前情况来看,乐视网早已没落。即使国内的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大视频网站近年来在自制剧、版权费上的投入都已破亿,但其市场影响力依旧没有达到预期的水平,财务上也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 

更何况因财务状况的牵连,这些年乐视网的视频业务上几近停滞,乐视也基本没有像样的影视内容推出。今年5月,乐视网退市A股,也意味着其长达10年零9个月的上市生涯正式终止,缺钱的乐视要想赢得影视版权之战,更是难于登天。 

乐视从辉煌到衰落,仅过去了五年。五年前,乐视的七大业务生态,其中手机、汽车、互联网金融等领域颇具有想象力。 

不过,整个乐视体系衰退之下,已很难撑起其相应的野心,乐视曾经瞄准的几大领域都逐渐由国内的互联网巨头把持,并形成稳定的市场格局。此消彼长之下,乐视旗下的业务也恐难有复活的机会。 

首先就乐视手机而言,在发布会上,吴国平介绍,乐视将于今年第三季度推出乐视手机,根据Canalys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出货数据,华为、小米、OPPO、vivo四家手机厂商合计占据了76%的市场份额,总出货量达到7千万部手机,如果加上苹果的话,这一市场份额将进一步高达89%。

靠“消费”贾跃亭,孙宏斌能复活乐视吗?

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手机市场份额,图源Canalys 

除了这些手机大厂的市场的占领的优势,还有乐视手机自身口碑断崖式的下滑,当前的市场情况,乐视也很难挽回市场声誉了。 

2016年,乐视曾宣称,旗下手机销量达到2000万,这也是乐视手机最辉煌的时刻,因为像魅族达到这一业绩花了近6年时间,而刚出道的乐视手机仅仅两年便实现这一目标。 

不过乐视并没有守住自己的市场,2017年第一季度,乐视手机销量暴跌,仅售出192万台。原因也在于乐视手机糟糕的设计、虚假宣传和源源不断的售后问题。 

以知乎上一位数码博主爆出的现象,乐视手机曾宣扬其出色的屏幕显示效果,不仅优于国内一众手机厂商,更是直接对比苹果。但实际检测效果是,在最高亮度下,乐视手机在色域显示、刷新率上都属于二流水准。 

乐视手机也曾宣称无边框的设计理念,但实际到手的乐视手机仅仅是拥有窄边框而非无边框,这样的宣传明显是在偷换概念。 

在售后上,新浪旗下消费者维权平台黑猫投诉也聚集了一批对乐视手机的投诉,有些人表示,曾将乐视手机送到乐视的售后维修点进行维修,但是手机送去维修之后,手机就再也没有拿回来过,而至今这样的投诉事件依旧显示在处理之中。

乐视电视,在乐视生态体系里已不是什么新鲜产品,在2012年的时候乐视就发布了乐视电视,并在2016年的时候达到了600万台的销量。相比于现在的小米,当时乐视在智能电视上可以说走得更加领先。 

但不巧的是,2017年的财务危机,拖延了乐视电视的发展步伐,这期间小米的智能电视开始弯道超车,2017年小米电视的销量在270万台;2018年,小米电视增长到了893万台;2019年,小米电视销量突破一千万台,并占据了国内电视市场第一。 

靠“消费”贾跃亭,孙宏斌能复活乐视吗?

乐视电视发展历程,图源乐视发布会截图 

如今在智能电视领域,乐视面对的不仅有小米,在华为公布全屋智能战略,挺进IoT业务之时,也在向智能电视领域进军。不过与传统电视不同的是,华为该业务的产品以“智慧屏”的身份现身,如华为智慧屏SE系列。相比于传统的电视,更加强调人机交互。 

随着电视朝向智慧化发展,落后的乐视也面临不小的追赶难度。

吴国平提到,2021年乐视将开启生态元年,但相比于其他互联网厂商来说,乐视的生态元年来得有点迟。 

比如小米公司在2019年初的时候就明确提出了“手机+AIoT”的双引擎战略,打造生态闭环;据华为官网消息,华为中国生态大会最早召开于2018年,华为也意图借此丰富自己的生态体系;到了2019年和2020年,美的、OPPO、vivo等不同厂商都已开始强调生态业务。 

以乐视目前所形成的生态来看,与上述头部企业的业务多有重合,如手机数码、智能家居,落后已久的乐视,也难以拿出相匹配的实力去争夺市场。 

对于目前乐视依旧执着于推进手机、电视以及各项不同生态业务,或许也是为了利用乐视所遗留的最后一些资产。2020年初,张巍提到,目前乐视超级电视的会员仍有1000万,乐视仍存在部分高复购率的用户。 

这也可能是,经历多年发展之后,对乐视而言最有价值的资产,不过乐视会员会不会继续买账,以及乐视能否提供优质的内容服务,这都将充满变数。 

乐视,也终将再难回到大众视野了。

①本站所有CMS源码、杰奇CMS模板、PTCMS源码模板、YGBOOK源码模板、帝国CMS源码模板等仅用于学习和交流,勿用于商业。
②本站资源有安装及使用文档,安装使用请自行探索,如您对购买的程序或是模板无法胜任安装工作,请点击付费安装。
③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或者用户投稿,切勿私自传播于网络,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且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④如果资源失效或下载链接错误请联系站长。
悟空资源网 » 靠“消费”贾跃亭,孙宏斌能复活乐视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