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围殴“南山必胜客”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雷达财经,作者丨李万民,编辑丨深海

2月9日,网易消息称,就腾讯涉嫌垄断一事,博泰车联网和上汽通用五菱于近日共同向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提交了反垄断举报书。目前案件尚在审查程序当中。

腾讯面临的麻烦不仅于此。

此前在2月2日,抖音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提交诉状,起诉腾讯垄断。起诉状中,抖音方面主张,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抖音要求法院判令腾讯立即停止这一行为,刊登公开声明消除不良影响,并赔偿抖音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9000万元。

因屡屡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起诉并胜诉,腾讯被网友称为“南山必胜客”。10年前腾讯与360之间的那场“3Q大战”,后来成为中国互联网“反垄断第一案”,其中,”奇虎360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还成为最高法院审理的第一起反垄断案件。3年前,已经有“南山必胜客”之名的腾讯,又遭遇了头条的“阻击”,绵延3年,头条屡败屡战。

有行业人士称,随着去年互联网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力度加强以来,腾讯及旗下公司多次被卷入“反垄断”漩涡中,未来不排除有更多公司起诉腾讯涉嫌垄断。

8天两遇反垄断,腾讯被围殴

2月9日,网易消息称,就腾讯涉嫌垄断一事,博泰车联网和上汽通用五菱于近日共同向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提交了反垄断举报书。目前案件尚在审查程序当中。

公开信息显示,博泰车联网成立于2009年,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拥有硬件、软件、云端平台能力的企业,同时也是一家拥有豪华品牌、合资品牌、自主品牌端到成熟业务的企业,上汽通用五菱即是其客户之一。上汽通用五菱成立于2002年,是由上汽集团、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柳州五菱汽车公司三方共同组建的大型中外合资汽车公司。上海博泰车联网曾为上汽通用五菱研发、运营并在安卓应用市场上线及更新“新宝骏车联”APP软件和“通知扩展助手”软件。

举报书称,腾讯滥用其中国大陆地区即时通信市场的市场支配地位,通过向汽车厂商施加压力,直接限定博泰具有微信功能的车联网产品不能与汽车厂商进行交易,且不具备合理理由,对车联网产品与服务市场产生了排除、限制竞争的后果,构成《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博泰车联网认为,腾讯已将其“封杀令”延伸至汽车及车联网行业。另外,博泰车联网还提到,“腾讯地图车机版”软件擅自实施博泰公司发明专利,涉嫌专利侵权。

博泰公司针对腾讯涉嫌专利侵权行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腾讯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暂计8000万元。该案已于2021年2月4日被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立案受理。

雷达财经了解到,随着近期互联网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力度加强,腾讯及旗下公司已经多次被卷入“反垄断”漩涡中。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腾讯及旗下公司两个月内已经三遇“反垄断”,算上被博泰车联网举报这次,腾讯甚至在最近8天两遇“反垄断”。

去年12月1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收购银泰商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权、阅文收购新丽传媒控股有限公司股权、深圳市丰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收购中邮智递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等三起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依据《反垄断法》第48条、49条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各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的行政处罚。其中的阅文,即是腾讯旗下网络文学平台。前者事后已经向媒体表达了按照监管要求,积极整改的态度。

2月2日,抖音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提交诉状,起诉腾讯垄断。起诉状中,抖音方面主张,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抖音要求法院判令腾讯立即停止这一行为,刊登公开声明消除不良影响,并赔偿抖音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9000万元。

对此,腾讯在官方公众号“鹅厂黑板报”火速回应称,暂未收到关于抖音起诉的相关材料。字节跳动公司的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诬陷。腾讯还表示,字节跳动旗下多款产品,包括抖音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破坏平台规则,已被法院多个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权。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还存在诸多侵害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腾讯将继续提起诉讼。

“3Q大战”历时4年,成最高法首起反垄断案

在此次被“围殴”前,腾讯很久之前就曾遭遇反垄断起诉。

2010年9月27日,360公司发布“360隐私保护器”。这是一款直接针对QQ的“隐私保护器”工具,宣称能实时监测曝光QQ的行为,直指腾讯侵犯用户隐私。腾讯次日即回应,声称360造谣,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这一场小小的交锋,如同萨拉热窝事件,引发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当年10月14日,腾讯发布公告,正式起诉360不正当竞争,而360随后也发表回应称将提起反诉。

10月27日下午,腾讯、金山、百度、傲游、可牛等来自互联网不同服务领域的5家厂商共同发表《反对360不正当竞争及加强行业自律的联合声明》,指责360采用不正当竞争方式攻击同行,呼吁加强互联网行业自律,为中国互联网的健康发展创造良好环境。在联合声明中,5家企业声称 “揭露360的种种恶行”,称360打着“安全”的幌子,通过对用户实施“安全恐吓”和“安全欺诈”,达到诱导用户安装自己软件、卸载同行软件的目的,从而以此谋取不正当商业利益。

攻势一旦开始便连绵不绝,紧跟着的还有“弹窗大战”。腾讯开始在电脑屏幕右下方强制弹窗,浮现出小窗消息——《致QQ用户的一封信》,“亲爱的QQ用户,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刚刚作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在360公司停止对QQ进行外挂侵犯和恶意诋毁之前,我们决定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将停止运行QQ软件。” QQ在线用户很快收到关于此消息的弹窗报道,被引导进入页面观看声明并参与评论。

大厂围殴“南山必胜客”

对于腾讯等5家同行的围攻,360董事长周鸿祎表示,这是因为360推广免费杀毒模式,颠覆了传统收费杀毒行业。

360随即针锋相对,将更大的弹窗直接跳到用户桌面正中央——《360为保护用户隐私,遭腾讯打击报复》,“360隐私保护器曙光QQ涉嫌偷窥用户隐私后,腾讯用QQ全网弹窗报复360。最新证据显示:QQ长期以'超级黑名单'方式,偷偷扫描用户硬盘,从而获取巨额利益。”

大厂围殴“南山必胜客”

二者之间的口水战不断升级,在客户端的强行推送下,数亿网民“被迫围观”。随后,360在10月29日又推出针对QQ的软件“360扣扣保镖”, 对腾讯QQ的多项功能进行破坏,而腾讯则在11月3日宣布,装有360软件的电脑停止运行QQ。

事态变得越来越不可控,引发的关注也越来越大。11月4日,360发布致用户的一封信,希望中国互联网尽快恢复平静,并下线“扣扣保镖”软件。几天后,在相关部门协调下,QQ和360实现兼容。工信部于11月21日对二者作出通报批评,要求双方在5日内向社会公开道歉。

事态逐渐平息,但余波仍未散尽。两家互联网公司的战场从网络转向法庭,从2010年到2014年,在“腾讯诉奇虎360隐私保护器侵权”、“奇虎360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腾讯诉奇虎360不正当竞争”三场诉讼的一审中,360均以失败告终。

经由此战,“3Q大战”成为中国互联网“反垄断第一案”,其中,“奇虎360诉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成为最高法院审理的第一起反垄断案件。

“头腾大战”,头条屡败屡战

“3Q大战”之后多年,腾讯在对外诉讼中屡战屡胜,自2013年起,曾创下29次诉讼不败的战绩,又因所涉案件多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起诉并胜诉,腾讯也被网友称为“南山必胜客”。百度百科释义,“南山必胜客”是腾讯、尤其是该公司的法务部门的戏称。

2018年,腾讯再次遇到一个像曾经的360一样难缠的对手——字节跳动。因旗下产品“今日头条”的知名度,字节跳动与腾讯之间的“大战”,又被外界称为“头腾大战”。

“头腾大战”开始于2018年4月。当时,字节跳动旗下爆火的App“内涵段子”因存在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被国家广电总局责令关停。而公司旗下另一款App抖音正在异军突起,2018年一季度下载量达到4580万次,超越Facebook、Youtube、Instagram等成为全球下载量最高的iPhone应用(应用市场研究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从国内火到了国外,坐稳短视频领域的第一把交椅。

抖音对于字节跳动越来越重要,但在腾讯这里遇到了困难。2018年4月起,有用户发现,分享抖音链接到微信和QQ平台后无法正常播放。张一鸣随后在5月份发朋友圈感慨, “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当时还引得马化腾回怼, “可以理解为诽谤。”

一个月后,战火燃起。今日头条推送一篇题为《新华社: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文章迅速被各大资讯网站转载,并登上微博热搜榜。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回应称,“奉劝友商,别那么迫不及待嘛,改标题,改来源,全网推送,你还有什么做不到?!”

随后,腾讯表示正式起诉今日头条,并称今日头条和抖音大量发布、传播贬损诋毁腾讯公司的言论、文章或视频,不仅对腾讯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及侵权,也严重破坏了商业合作的信任基础。基于此,腾讯将暂停与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的相关合作,并要求字节跳动旗下短视频平台下架《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腾讯游戏的UGC视频内容。

深圳南山区法院在2020年11月做出判决,判令抖音赔偿腾讯55万元。抖音方面则称,将就此案提起上诉。

2021年刚刚开始,“头腾大战”烽烟又起。1月7日,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在微头条爆料称,“飞书文档”微信小程序在审核流程上被腾讯卡了将近两个月,后者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和理由。同时,飞书域名下的常用链接,在微信端至今无法稳定访问,造成用户正常登陆、下载或使用飞书受影响。飞书方面则表示,曾尝试多次联系微信人工客服,发现“根本无法联系上”。腾讯对此未作回应。

2月2日,抖音以“垄断”为由,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起诉腾讯。起诉状中,抖音方面主张,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构成了《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抖音要求法院判令腾讯立即停止这一行为,刊登公开声明消除不良影响,并赔偿抖音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9000万元。

对此,腾讯在官方公众号“鹅厂黑板报”火速回应称,暂未收到关于抖音起诉的相关材料。字节跳动公司的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诬陷。腾讯还表示,字节跳动旗下多款产品,包括抖音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破坏平台规则,已被法院多个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权。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还存在诸多侵害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腾讯将继续提起诉讼。

2月2日晚,针对腾讯的回应,抖音再发声明,称腾讯封禁抖音等相关产品达三年之久,涉及数亿用户。微信封禁最初的理由是“短视频整治”,而在整治期间,腾讯自己却推出十几款短视频产品。腾讯所谓的“恶意构陷”没有任何依据。

历时3年,“头腾大战”仍未完全结束。

腾讯或面临更多反垄断诉讼

腾讯不仅在与公司之间的诉讼中无往不利,在与个人的诉讼中,更是摧枯拉朽。近日刷频的一则消息中,有一位来自哈尔滨的王先生,称个人隐私遭泄露起诉腾讯,南山法院在判决中表示,微信好友关系不属于个人隐私。

家住哈尔滨的王先生,2019年初在使用“微视”App的过程中发现,腾讯公司未经其授权同意收集并使用其微信好友、QQ好友信息以及其微信/QQ账号的性别、地区等信息相关的个人信息泄露给了“微视”, 认为侵害了其合法权益。

2019年4月,王先生向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腾讯公司删除其个人信息、赔礼道歉并赔偿维权合理支出。哈尔滨香坊法院裁定,要求腾讯公司立即停止侵犯原告隐私权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立即停止在‘微视’APP中使用原告微信头像、昵称的行为,停止在‘微视’APP中将申请人推荐给其他用户以及获取申请人所在地区及好友关系等全部个人信息的行为。”

但事情并未就此结束,腾讯提出了管辖异议,申请将案件移送至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审理。该申请一开始被哈尔滨市香坊区人民法院驳回,腾讯公司向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后,后者裁定,将该案移送至南山法院。

2020年5月,此案在南山法院开庭审理。王先生认为,其使用微信、QQ账号登录“微视”APP,仅仅是授权进行登录服务,微视无权收集和使用其性别、地区,更甚至是好友关系。同时,王先生表示,自己在登录和使用微视的过程中,微视从未告知其会收集和使用上述信息,自己也从未授权同意过微视收集和使用上述信息。而腾讯公司表示, “隐私是指用户对其生活领域不愿公开的信息享有不被他人知悉的权利。原告主张的性别和地区属于公开信息,不构成隐私。”最终在1月22日的判决中,南山法院驳回了王先生的全部诉讼请求。

天眼查显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涉及法律诉讼达19375条。类似于上述“一审败诉,南山胜诉”的也还有不少。

有律师向雷达财经表示,腾讯手握QQ和微信两大即时通讯工具,占据了互联网重要流量入口,随着互联网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力度加强,腾讯可能会面临更多反垄断诉讼。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